一杯薄荷糖🍬

言止於此,再無其他。

暂时不写文了,有机会再见面。

好像很久没出现了。

度过了精疲力尽的两个月,最难熬的时候每个晚上都哽咽着求自己快点去死,窝在被窝里咬着手腕哭。但是总算熬过来了,生日那天早上睁开眼睛,心里一片光明和轻松,冥冥里有人告诉我,熬过去了。

那就过去了,又可以松一口气,又能认认真真地努力活。

在抑郁期时重新翻了一遍记忆。喜欢过一个姑娘,这么久了一直念念不忘,相识已有十二年,被拒绝都有两年了,而我终于能说一句,我放下了。我再也不回头。

她现在很忙,每一天都好充实,新朋友也很好,老朋友也很好。我为她开心,她难过时能找我,我也开心。其他我没有多的话可以说了,我已经毕业了。

给星星发了消息。她也很好,当然啦,她一直都很厉害,我也不会...

最近在想该怎么改掉自己在写文上的坏毛病,所以可能要继续颓一段时间啦。

那篇RPS其实就是不怎么过脑的甜文,水色呢写这么久我也没纠结个明白的大纲出来,还有欠着的文,昨天死活没找到自己存着的冰血暴资源气死我了(。

忙还好,慢慢习惯了。感觉自己终于摆脱了漫长的抑郁期重新进入到好声好气说人话的正常状态了,就是不知道能持续多久。

不会出坑,如果不磕BCMF我就什么也不磕搞自己的原耽去(。

请个假。哪一天我再出现,希望能够变成不一样的薄荷糖,更简练,更温和,更加淡然大气,戒骄戒躁。

文体部下班,穿过网球场,突然咬了一大口桂花苦涩的香气。


新文,RPS,在论坛上。

*兴起随手

亚瑟使劲想要睁开眼睛,可是泪水盈满了他的灵魂。可汗裹挟着星辰和风将吻抛洒在他身上,像蜂蜜搅入热茶,每日晨起亚瑟惬意的倦怠。

可汗吻上亚瑟眼睛时,亚瑟胸口被塞入了无数闪光的星尘。

BCMF论坛开坛后撸否将只更新掉落段子,不放文了。

证明自己的确在写东西而不是完全废柴。

写了很多话又删掉了,大家看文吧,我会继续写的。

打卡:

《威根苦旅》&《万物有灵且美》已读完。

正在重温《夏屋,以后》。

很喜欢尤迪特的写作风格,当初看第一篇红珊瑚手镯时被她的叙述惊艳,而印象最深的一篇是洪特尔—汤普森—音乐。尤迪特去处理感情上微妙的变化,就像将盐粒撒在水彩画上,以来展现颜料缓慢晕染开独特的纹理一般。

是福华。

秋天到啦🍂

预祝万圣节快乐🙂

——

以防真的有人误会,这些不是我画的。



  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