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薄荷糖🍬

言止於此,再無其他。

他们在黑暗的长廊里气喘吁吁,黑暗里约翰听见夏洛克激烈的心跳,那样有力,在胸腔里跳动,生命从未如此鲜活地展现在他面前。然后笑声倾泻下来。他们靠着墙撑着膝盖放声大笑,笑到几乎喘不过气。时间在这一片黑暗里停止流逝,约翰慢慢收了笑声,仰起头盯着盘旋而上的楼梯,低声道,“我总觉得我在追着什么东西……不断往前跑,不断寻找,很多很多年过去了……”

阿富汗的战场,谢林福特的牢笼,伦敦的雾雨,他偶然间抬头,月下屋檐伫立的身影。

“你不是找到了吗?”夏洛克漫不经心地说着,衣料发出窸窣的轻响。手指搭在约翰的脸颊旁,漫长痛苦的旅途终点,他得到了一个温柔的吻。

2018年终总结

十二月中旬的时候想着要开始写年终总结啦,想想还早着,一拖就拖到现在,只剩最后二十三个小时不到。
其实元旦前夜对我来说新年的意味依然低于除夕。毕竟除夕是一个人,待在奶奶家空旷的卧室里,窗外零星爆竹声,手机只有无信号。夜半被喊起来祭祖祭天地,忙活完以后斩鸡肉吃年糕……半夜给说饿了。我的农历新年通常空荡荡孤身只影,但小村子也依然好过这里的家。
回顾2018年,遇见了很多人,遭受了很多事,也达成了许多目标,依然不好不坏,有惊无险。
几件大事:毕业,出本,真正的和曾经喜欢过的某个人也和曾经喜欢她的自己告别。别的也没什么了,上半年为了高考秃头,下半年为了读书秃头,没什么差别。
本来好像有很多话要说...

想要大家给我的2018年终印象!(哭着求一下)

夜里不睡觉在外边游荡。

哎,不想回去。

大家晚安,梦里还有好梦。

今天晚上本来想写文的。

安全套推销员敲开毒虫贵公子的门,磕嗨了的男人把他按在了地上。

中午开会的时候突然想到可以叫气球旅馆。

之前也想过面对喜欢的人格外软弱的可汗和意外的内心很强大的亚瑟——想反套路。可是写不来。想要复健,继续快快乐乐写东西,为怎么推进剧情苦思冥想。啊——不说了,又要哭了。

今天兴起去看了随缘,发现上个月有姑娘给我留了言,夸我的两篇麦雷。还说“因为这篇文,所以喜欢上了叶芝的诗。”觉得很惭愧,再回过头去看,太过卖弄自己了。简老师给我发过很长的私信教我,猜老师也认真地夸过我。每次被人真情实感地喜欢、夸赞、指正,都想要蜷进被子里写一大堆话,再偷偷哭一场。有时候觉得自己太不值当了,何其有幸。最烦躁的周三发现了温暖的小惊喜,不能不感叹一句活着太好了。

打卡:

《威根苦旅》&《万物有灵且美》已读完。

正在重温《夏屋,以后》。

很喜欢尤迪特的写作风格,当初看第一篇红珊瑚手镯时被她的叙述惊艳,而印象最深的一篇是洪特尔—汤普森—音乐。尤迪特去处理感情上微妙的变化,就像将盐粒撒在水彩画上,以来展现颜料缓慢晕染开独特的纹理一般。

是福华。

秋天到啦🍂

预祝万圣节快乐🙂

——

以防真的有人误会,这些不是我画的。



p1GD

p2MFs

p3p4缺潮RPS

长夜漫漫人世多艰,唯有CP慰我心怀(


达成成就:和菠萝面基。

  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