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薄荷糖🍬

言止於此,再無其他。

菠萝的确是促抑郁良药。

各位,打了耳洞,请假养伤(?)

是放着很久的阴郁组,实在想写。写一点点,希望不要被屏。
*非自愿性行为/身份改动/双方未婚预警

[HW]水色.1

没有写完——只有一千五百个字。

简介:402后续。沉溺的约翰。

推荐配乐:《That inferior feeling》


水色弥漫,如浪潮涌现。

再一次,再一次。水流再一次涌向他。他听见自己踩在木制地板上的脚步声,踏、踏、踏。然后脚步声被水流淹没,冰凉黯淡的水自他脚底开始上涌。万物化为一片虚无,万籁掩映在涌动的汩汩声之下。那声喘息的尾音还在房间里回荡,如挥之不去的幽灵在他们身侧徘徊。玛丽对他微笑,他的内里窃窃私语,“是那个女人,是艾琳·艾德勒。”

夏洛克的表情虚化了,但甚至连约翰都能看出来他的慌张无措与极力掩饰,原来夏洛克·福尔摩斯也会有一...

今天糖寫了二十個字的水色,看了101和鬼故事,認真地上了英語課,午飯托室友帶了煎餅果子,沒給我加香菜和蔥蒜。磕了半袋瓜子,買了奶片和荷氏的薄荷糖,晚上還跑了步。
請在滴聲後留言。

滴——

在无数平行世界里斯特兰奇见过另一个一生都是医生的自我。
他披着斗篷与套着白大褂的对方遥遥相望。
“一生都只是普通人,你会后悔吗?”
“你不知道我为了成为普通人,都付出了什么。”

存一下这一条。

後來我不敢再看三三的文。
不僅僅是麥雷,我也去看她的祥林,看豆鬼,許多文我都看過,又什麼都不懂,我甚至不知道那文裡人是誰,出自何處,現實裡又什麼身份。
但我一篇篇看過去,看得我身體裡的眼淚止不住。
我哭不出,我也不愛他們,不配為他們哭。
可萬千話語,終究是意氣難平。

*ABORPS设定

“震惊!神夏主演Martin Freeman再曝疑似有孕,第五季持续推迟拍摄,恐难再续!”

“又有了?”Benedict抖了抖报纸,对折后放在盘子旁,开始对付他的早饭。Martin正在喝牛奶,闻言一顿,对他翻了个白眼,“我有没有你不知道?”
Benedict眼神从他嘴唇上的奶渍滑到他微微鼓起的胸口,若有所思道,“是该检查一下。”
他们接了一个漫长的吻,使Martin几乎握不住牛奶杯,坐在高脚凳上只剩喘息。Benedict咂了咂嘴里鲜奶的腥味,半跪了下来。轻柔的吻拨开棉布睡衣,触上了软绵绵的胸脯。Martin胸前萦绕着淡淡的奶腥味,Benedict把脸贴在他胸口,深吸了一口气。
Martin...

记几个点:
1.403夏洛克上演闹鬼逼麦考夫说出实情时,夏洛克和约翰的相处状态。
2.在选择是否听从欧洛丝的话杀死监狱长时,夏洛克下意识的选择,约翰的肢体动作&语言。精神状态。战场上-普通生活中的对比。对别无他法的杀人的熟练度和态度。
3.欧洛丝要求三人只能存活二人时麦考夫的决断-夏洛克的洞察-约翰的驳斥。三个人都认为应当是自己去死。慌乱的欧洛丝。
福尔摩斯不会杀死福尔摩斯,他们相互折磨,却从未想要在真正意义上置对方于死地。
4.井-水流-月亮-尸骨。同时恍悟的夏洛克与约翰。
5.被戴上脚铐、极度害怕寒冷的约翰,全程接通着夏洛克的电话,同时能够听到欧洛丝(幼年期)的声音。
6.约翰被救出来后,夏洛克...

  1/51